產品系列
   微量元素分析儀
   DS-3C全自動微量元素分析儀
   DS-3C微量元素分析儀
   DS-3B微量元素分析儀
   DS-3A微量元素分析儀
   DS-3A五元素專用分析儀
   DS-3A鉛鎘專用分析儀
   極譜儀
   DS-A極譜儀
   DS-C極譜儀
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-> 新聞中心

湖南郴州萬余兒童血鉛超標 醫生質疑標準過低

【標    題】:

湖南郴州萬余兒童血鉛超標 醫生質疑標準過低


【作者單位】:

山東濟寧東盛電子儀器有限公司


【內容摘要】:3月16日,記者刊發湖南省郴州市嘉禾縣250名兒童血鉛超標事件后,引起了鄰近縣市民眾的擔憂。當日下午,嘉禾鄰縣桂陽縣7名兒童被查出鉛中毒,18日又有1名老人和1名兒童查出中毒。目前,9人已被送往醫院救治。 鄰縣9人鉛中毒入院 17日下午,桂陽縣委有關官員證實,16日,該縣浩塘鄉元山村40名青少年前往郴州相關醫院體檢,結果有20多名孩子血鉛超標,其中7人屬鉛中毒。 “2人重度中毒,2人中度中毒,另外還有3人輕微中毒,目前已經全部送入郴州市中醫院救治。”該官員說。 昨日上午,元山村一村民介紹,最近發現村中小孩出現不吃飯、注意力不集中、容易暴躁等情況。 18日上午,郴州市中醫院內二科主任王 [更多詳細]

微量元素分析儀

微量元素檢測儀

血鉛檢測儀

湖南, 郴州, 萬余, 兒童, 血鉛, 超 醫生, 質疑, 標準, 過低


【正文內容】:
316,記者刊發湖南省郴州市嘉禾縣250名兒童血鉛超標事件后,引起了鄰近縣市民眾的擔憂。當日下午,嘉禾鄰縣桂陽縣7名兒童被查出鉛中毒,18日又有1名老人和1名兒童查出中毒。目前,9人已被送往醫院救治。
鄰縣9人鉛中毒入院
17日下午,桂陽縣委有關官員證實,16日,該縣浩塘鄉元山村40名青少年前往郴州相關醫院體檢,結果有20多名孩子血鉛超標,其中7人屬鉛中毒。
2人重度中毒,2人中度中毒,另外還有3人輕微中毒,目前已經全部送入郴州市中醫院救治。”該官員說。
昨日上午,元山村一村民介紹,最近發現村中小孩出現不吃飯、注意力不集中、容易暴躁等情況。
18日上午,郴州市中醫院內二科主任王飛雄介紹,中毒的7名患兒,目前除1名有間歇性腹痛外,其余患兒病情穩定,沒有任何癥狀。當日數據顯示,7名中毒孩子中,血鉛含量超過450ug/L的孩子1名,含量為250-450ug/L的孩子4名,含量為100-200ug/L的孩子2名。
18日下午,桂陽縣有關部門稱,當日又有一名老人和一名兒童查出鉛中毒,也被送入醫院救治。
官員疑百米外一企業污染
桂陽縣委一官員介紹,接到報告后,該縣主要官員非常重視,指示全力救治受害兒童,費用目前全部由政府承擔。
17日下午,該縣一名副縣長率領縣公安、環保、工商、經濟四局相關人員趕往中毒村莊調查,此外還將對存在污染嫌疑的企業進行地毯式清查。
該官員稱,初步調查懷疑是距離該村不足100米的一家企業,該企業名為浩塘鄉廢舊電瓶及廢渣綜合回收公司。該公司在工商部門登記經營范圍為廢品回收,而實際上在從事粗鉛冶煉。該縣有關部門曾3次警告該公司,也多次對其打擊處理,但該公司“仍掛羊頭賣狗肉”,從事粗鉛冶煉。
昨日,該村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介紹,該企業已經開了四五年。該村民透露,基層官員因從該企業得到一些好處,以致該企業多年打擊不倒。
官員隨后稱污染源未確定
郴州市中醫院內二科主任王飛雄稱,縣環保部門根本無資格進行相關鑒定,認定污染源必須由郴州市相關部門進行,桂陽縣有關官員說已經確定了污染源,是不負責任的官僚行為。
昨日下午,記者再次向桂陽縣求證,上述官員承認此前沒有搞清楚,實際上目前沒有確定污染源。郴州市、桂陽縣兩級環保部門已經取樣調查,下周才會出化驗結果。而上述企業負責人,目前并未拘留。
村民證實,17日下午,桂陽縣環保局執法大隊已經切斷了該企業電源,搬走了變電器,并剪斷了該企業生產用電的電線。
上述官員介紹,桂陽縣已經派出多個工作組進駐該村,進行醫療幫助和預防知識宣傳,目前村民情緒穩定,沒有形成恐慌。
進展
嘉禾縣政府:83兒童仍超標
稱已無輕度鉛中毒者
本報訊 本報報道湖南郴州嘉禾縣250名兒童血鉛超標一事后,17日,嘉禾縣政府官網發布消息稱,該縣對此事件處理科學得當,254名中毒兒童得到有效救治。
317,嘉禾官網最新消息稱,125復查,83名兒童仍處于高鉛血癥狀態,已無輕度鉛中毒兒童。
對于派出警力攔截村民外出體檢一事,縣政府官網文章認為,當地政府沒有過錯。文章稱,為防止40余村民深夜外出可能集體赴省進京上訪或者發生其他極端行為,影響穩定,根據上級要求,縣維穩辦接報后,縣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李英等會同鄉領導一起做疏導、穩控工作。
消息介紹,去年717日晨,53名嘉禾金雞嶺村村民,欲包車前往廣州體檢,遭當地政府攔截,村民不服堵路,3人被拘。同年10月,被捕村民廖永固患鼻咽癌取保候審。幾天后,村民廖明秀被批捕。同年年底,另一在逃村民廖明宏被捕。
今年39日,廖明秀及其家屬申請取保候審。考慮其對違法行為有深刻認識,嘉禾公安部門允許其取保候審。
去年8月,廖明宏帶領村民,向污染企業騰達公司索要了8萬元。昨日下午,仍被羈押的廖明宏之妻曹小英說,因8萬元現金被人帶走,廖明宏取保候審申請未能獲批。曹小英看守所看望丈夫時被告知,其夫患病需治療,近期帶錢為夫治病。另有村民介紹,此前取保候審的廖永固已不能進食,生命垂危。
調查
醫生爆過半兒童鉛超標
郴州市中醫院醫生王飛雄懷疑國標過低;環保調研員撰文指土法冶煉排污多
針對郴州地區的血鉛超標問題,此前當地環保部門一副調研員撰文指出,土法冶煉企業,多直接排污,導致事故多發“觸目驚心”。
與此看法相對立的是,郴州市中醫院一名醫生稱,當地礦產多,人體內血鉛含量高,正在研究國家現行血鉛標準是否過低。因為,他前年和去年參與的一項當地兒童血鉛含量調查顯示,23000多名兒童,54%血鉛含量超過國標。
醫生稱當地人多鉛超標
公開資料顯示,嘉禾境內礦產以煤、鈾為主,還有石灰巖、鐵、錳、鉛、鋅、銅、汞、大理石等礦床多達上百處。
18日上午,自稱多年從事職業病治療的郴州市中醫院內二科主任王飛雄介紹,今年2月份,郴州市衛生局委托當地多家醫院相關專家和疾控中心、疾病預防所正在研究一個課題,即國家現行鉛超標標準是否過低。
王飛雄說,2008年和2009年,他曾參與一項針對當地兒童的血鉛含量現狀調查。23000多名兒童被調查,54%的小孩血鉛含量超過國家標準。
王飛雄稱,郴州地區礦多,整個地區人群的血鉛含量,本身就高于國家標準。
“如果一個地方有超過一半的孩子血鉛含量超標,我們就要考慮現行的國家標準是不是有問題。”王飛雄說,當地幾家醫院和相關部門正在研究這一課題。
然而,郴州市科技局2008年的一份材料顯示,下轄桂陽縣南部含鉛礦資源豐富,礦冶業發達,過境車輛大多重載運礦,尾氣排放量大,環境污染嚴重,使在這里生活的村民身體含鉛量普遍偏高,尤其是對青少年的健康存在潛在危害。
調研員稱冶煉事故頻發
然而,豐富的礦產資源,企業開發時事故頻頻。
去年,郴州市環保局副調研員曹國選在其撰寫的《關于農民工職業病群體維權保障的思考》一文中披露,近年來郴州市冶煉行業事故“觸目驚心”。
文中介紹,郴州市屬于資源型經濟區域,有色、黑色、煤炭、石墨等礦產資源齊全,采礦、選礦、冶煉工業是特色產業。
文中指出,2004年,該市下轄的“中國銀都”永興縣某鄉一冶煉企業,發生一起急性砷化氫中毒事故,2名職工死亡。2005年,該市下轄的桂陽縣某冶煉廠,發生鉛砷飲用水污染,43名職工中毒,因處理及時沒有人員死亡。
曹在文中披露的事故還有:2006年,永興縣某冶煉廠發生一起罕見的(全省第二起)有機錫中毒事故,3名工人中毒全部進入ICU重癥監護……
文中披露的數據顯示,目前郴州全市小采礦、小選礦、小冶煉企業發展到500多家,其中一半以上屬于投資少、規模小、設備簡單、設施簡陋的“土法”企業,生產廢氣、廢水、廢渣,基本直接外排于包括本企業職工在內的生活環境內。
曹國選文中透露,不少土法非法企業的老板們,無視職業病危害,以犧牲環境資源、犧牲農民工的健康和生命為代價,賺取“黑心錢”發家致富。
環保局稱人少無權治污難
昨日下午,趕赴嘉禾的郴州市環保局環境監察支隊支隊長肖海波表示,目前環保部門治污確實很難,讓一些老百姓有誤解。
肖海波稱,對于存在污染的非法企業,當地環保部門一直在狠抓打擊,但是人力有限,而且環保是屬地管理,作為市環保局發現問題,一般是向當地政府和有關部門通報,由當地來處理。
肖海波還表示,環保部門雖然也能對污染企業進行處罰,但沒有強制執法權,“一個污染企業,我們可以責令他停產并罰款,可是如果他不交罰款,我們往往也沒辦法,不能停電更不能封門”。
肖海波認為,治污需要多個部門形成合力,“你搞你的,我搞我的,肯定不行。目前的現狀是,有些治污行動效果不明顯,讓老百姓有些誤解”。
湖南數百兒童血鉛超標 家長看病被拘捕
湖南嘉禾縣數百名兒童血鉛超標,部分家長因為想去外地體檢而被嘉禾縣公安局抓走。縣政府的材料稱,通過對部分人的拘留打擊,“實現了打擊少數人、教育一大片的目的”
公司名稱:濟寧東盛電子儀器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:山東省濟寧高新區濟鄒路北大郝村西東盛商務樓5F 郵編:272023
電 話:0537-2236768 傳 真:0537-2236768 手機:13355129249 電子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Copyright©2007濟寧東盛電子儀器有限公司 極譜儀極譜分析儀網站地圖sitemap.xml
《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》魯ICP備09078802號 
炸金花游戏